<progress id="9llxt"></progress> <p id="9llxt"></p>

<rp id="9llxt"></rp>
<i id="9llxt"><ruby id="9llxt"></ruby></i>

<ruby id="9llxt"></ruby>

投資者關系

INVESTOR RELATIONSHIP

熱議:我國寬帶建設重視程度下降?

發布時間:2013-02-21 15:07:54  瀏覽數:2459

【訊石光通訊咨詢網】“修個鐵路、公路舍得投資幾萬億元,搞個寬帶信息高速公路卻光喊口號,不給支持,就知道壓迫幾個已經上市的運營商,一邊讓提速降價,一邊還要上繳利潤。行業發展越來越舉步維艱,員工怨言不斷,等三家公司發展都走下坡路的時候,損害的還是億萬客戶的利益,更對不起為這個事業奮斗終生的通信人。一位通信業內人士在最近的一條微博中如是抱怨。

  正如這位人士所言,當前,我國寬帶建設正遭遇口號響亮,落實困難的發展尷尬。雖然電信、聯通、移動三家電信運營商均想擴大自己的寬帶版圖,但需要巨額資金、回報期較長的寬帶基礎設施建設,顯然不是這三家電信運營商能夠勝任的。

  多位業內專家近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呼吁,政府應盡快出臺國家層面的寬帶戰略,以更好地統籌中國寬帶的建設和發展。

重視程度下降?

  2011年,工信部部長苗圩在全國工業和信息化工作會議上提出了寬帶中國戰略設想,內容涵蓋加快信息網絡寬帶化升級、推進城鎮光纖到戶、實現行政村寬帶普及服務等。

  不過,迄今已經過去2年,這一戰略卻遲遲未能出臺。2012年年初時,曾有消息稱國家發展改革委、工信部等多個部委共同組織了寬帶中國戰略研究工作小組及專家組,負責制定戰略的實施方案,并計劃在同年9月對外公布,但此后卻沒有了下文。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來,寬帶中國戰略之所以難產,除了出臺國家戰略所必然涉及的各部委間利益協調的問題,國家對寬帶建設重視程度下降也是原因之一。

  電信分析人士馬繼華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一方面,由于經濟發展階段不同,中國政府對寬帶建設的認識程度與西方國家仍有差距;另一方面,在當前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之下,政府更愿意投資對經濟拉動較為明顯的高鐵和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對寬帶等信息產業的重視程度則有所下降。

  不過,賽迪顧問通信產業研究中心高級咨詢師陳文基卻持另外一種態度。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正是由于信息基礎設施建設跟不上,才制約了相關信息產業的發展。

  只有實現高速寬帶,下一代互聯網、新一代移動通信、物聯網和云計算才可能得到更快速的發展,信息產業也才能迎來一輪新的發展高潮,成為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力。陳文基說。

  陳文基還向記者表示,十八大報告提出要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一戰略基點,而信息消費正逐漸成為擴大內需的新引擎,寬帶建設的發展必將支撐上層新業務的繁榮,全面引燃信息消費。

投資的難題

  采訪中,也有專家向記者透露,寬帶中國戰略未能出臺,是因為一些程序尚未走完。現在寬帶中國戰略的準備工作已經基本完成,各部委之間的協商也已告一段落。由于這個戰略要上報國務院常務會,所以還要在國務院排時間,發布肯定不會拖很晚了。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下一代互聯網示范工程(CNGI項目)專家委員會主任鄔賀銓近日在接受采訪時說。

  不過,談及該戰略的核心問題之一 ——投資,接受記者采訪的專家均表示尚未有定論。

  工信部數據顯示,十二五期間,中國寬帶網絡基礎設施將累計投資1.6萬億元,其中寬帶接入網投資5700億元。

  投資金額巨大、回報期長的寬帶基礎設施建設,顯然不是三家運營商可以承擔的。馬繼華說。

  鄔賀銓也認為,寬帶建設重任,很難由電信運營商以一己之力承擔。

  這幾年,電信運營商的利潤沒有想象中那么好。此外,運營商作為上市公司,如果投入沒有回報,資本市場不會接受,運營商的業績表現也會受到影響。所以,不能簡單認為運營商賺了錢,寬帶建設就要依靠運營商。

  在馬繼華看來,由于電信行業已經較早實現了市場化,出于投資回報方面的考慮,電信運營商更傾向于選擇自己能賺錢和有優勢的領域,不可能去搞普遍服務。

  對此鄔賀銓表示,希望在即將出臺的寬帶國家戰略中,能夠提供寬帶普遍服務基金。城市的寬帶建設還好一些。在農村地區,寬帶建設更多是一種公益行為,因此需要國家進行支持,通過一些基金引導農村地區寬帶的建設。鄔賀銓說。

  鄔賀銓還指出,帶寬速度提升之后,如果網站的帶寬上不去,依然會影響用戶的體驗。因此,未來政府也要考慮通過一些激勵的手段,讓網站升級自己的帶寬。希望通過多種因素,推動寬帶的建設和發展。鄔賀銓說。

如何突破最后一公里

  除了投資方面的問題,寬帶建設目前還面臨光纖入戶難的瓶頸,即人們常說的最后一公里難題。

  一位北京的寬帶用戶抱怨說,之前曾接到聯通公司的電話,表示將進行光纖入戶的改造,網速將從現在的2兆免費升級到10兆。為此,他還興奮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后來此事卻沒有了消息。

  馬繼華告訴記者,這很可能是運營商和小區物業沒談攏。

  他進一步解釋說,現在水、電和煤氣都是用戶生活的必需品,而且別無他店,所以一直處于比較強勢的地位。而電信運營商有三家,互相之間有競爭,因此在物業面前處于弱勢地位。很多小區物業對于寬帶入戶收取很高的入場費,甚至要求分成,運營商覺得不劃算,自然也就不入戶了。

  因此需要有國家層面的戰略出臺,政府也應該有明確的法律和條文,讓寬帶像水、電、煤氣一樣,成為每個家庭都有平等使用權利的基礎設施。馬繼華說。

陳文基也認為,目前中國電信市場缺少信息通信的法律體系,電信法始終未能出臺,這使得各部門之間相互協調難度很大。國家在制定信息化戰略時,也因為沒有客觀的法律依據,大大減緩了相關工作的推進。

  對于這一問題的解決,馬繼華寄希望于未來的大部制改革。如果大部制改革后,將廣電的有線業務并入工信部,這樣工信部在和住建部談的時候,就比較有優勢了。

相關鏈接

  假寬帶真相

  說起寬帶建設,就不能不提及此前鬧得沸沸揚揚的假寬帶事件。

  2012年,央視的《每周質量報告》將目標直指一些運營商寬帶服務缺斤少兩、實際上網速率達不到標稱值的現象,并引發了一場關于假寬帶的輿論聲討。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在采訪時對假寬帶進行了剖析。他認為,假寬帶問題不能一概而論。

  他進一步解釋說,一般而言,所有寬帶用戶不會同時上網,因此運營商會按照一定的概率來設計用戶復用的帶寬。這一做法能夠滿足大多數情況下用戶上網的需求。但是,當真正遇到大家同時上網的情況時,用戶就會發現,實際的速率達不到端口速率的標稱值了。

  對于這種情況,鄔賀銓認為不能簡單稱為假寬帶。比如一棟樓里有100家住戶,但是不可能開100部電梯,這是出于資源合理利用考慮的必要手段。

  但鄔賀銓也指出,電信運營商會根據用戶的數量調整復用系數。此外,復用也要有限度。在鄔賀銓看來,央視所抨擊的假寬帶,主要是運營商之外的寬帶公司,從運營商處租用了一定的帶寬,然后提供給了過多用戶使用,造成了復用率太高,因此上網速度也就低了很多,而一級運營商則基本不會采取這樣的做法。

  對于假寬帶問題的解決,除了要規范二級和三級運營商的市場,鄔賀銓認為,還應有一套標準的測試方法。

    據記者了解,20124月,工信部已進行了《固定寬帶接入速率測試方法》報批稿的公示。鄔賀銓表示,該文件正式出臺后,將成為用戶測試寬帶速率的權威性參考,寬帶市場的發展也會進一步規范化。

 
国产国产精品人在线视

<progress id="9llxt"></progress> <p id="9llxt"></p>

<rp id="9llxt"></rp>
<i id="9llxt"><ruby id="9llxt"></ruby></i>

<ruby id="9llxt"></ruby>